主页 > D慢生活 >要是他们先读这本书,就不会大动作指控脸书,然后被大动作打脸啦 >

要是他们先读这本书,就不会大动作指控脸书,然后被大动作打脸啦

2020-08-05


要是他们先读这本书,就不会大动作指控脸书,然后被大动作打脸啦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国民党智库指控台湾脸书进入「绿色恐怖」时代,关心此事的NCC委员陈忆宁去函脸书公司询问相关情况,脸书台湾及香港公共政策总监陈澍正式回函,强调根据脸书社群守则,帐号被停权或贴文被删除,可能是帐号真实性有问题,或是有霸凌、骚扰、发表仇恨言论或垃圾讯息等情况;另外也澄清,脸书的台湾办公室仅负责广告相关业务,脸书并无外包社群管理工作给台湾企业运作的可能性。

这脸还不是普通的肿,显示连大党智库的智商都无法理解现今科技和网路的运作。凯文.凯利(Kevin Kelly,KK)的《必然:掌握形塑未来30年的12科技大趋力》(The Inevitable: Understanding the 12 Technological Forces that Will Shape Our Future),正好可以教教政客老骨头们,这世界已经不是他们想像的那样了。

KK被誉为科技哲学家,他的《科技想要什幺》(What Technology Wants)有非常独到的洞察和创见,本来就是理解科技演化必读的好书,而他这本探讨未来卅年的12科技大趋力的《必然》,许多关心未来科技的朋友当然该人手一本。

KK把趋势变化精确筛选出十二大趋力,每个科技大趋力都加上进行式「ing」。老实说,我还嘛讨厌中文加「ing」的宅用法,可是这本书中译仍保留了精髓的「ing」,却是神来之笔。这些趋势力不会因为个人喜恶而选择要不要到来,唯一让自己不被科技淹没的方式只有早点面对,别无他法。

现在世界变化的速度快到有时候还没搞清楚一个状况,另一波潮流就来了。最近在架上看到一本新书《第四次工业革命》,我真有点错乱,心想我几年前不是写过一本第X次工业革命的书评,怎幺会是新书呢?后来才发现,我写书评那本《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几年前出的书,两本作者不同,只是封面都是黑底。两次工业革命才没隔几年,这太不现实了吧?

週末和朋友们聚餐,其中一位看到我左手戴登山电子錶、右手戴运动手环,就大力劝败Apple Watch,他描述了戴了智慧型手錶后,他怎幺使用它通讯、导航、健康管理、时间管理、行动支付等等,说完还下了一个结论「它真的会改变你的生活」。我没有要打广告,因为我也还没败,可是有很大的机率会败一支,因为听起来效率会提升不少。

KK在「屏读ing」为我们勾画一个未来的景像:除了入睡,我们都将变成萤幕的子民。超文本的内容与随身萤幕,让生活与资讯世界无缝套叠。萤幕将成为自我的一部分,让我们更了解世界,同时也更了解自己。这不是未来的景像,因很多年轻人,像是我妹,连洗澡都要带iPhone进浴室,24小时iPhone不离身,很多事都能透过小萤幕完成,简直就是人机合体。

《必然》在「形成ing」指出,科技想带我们到「进托邦」(Protopia),今天必然比昨天更好──这是科技的目标,人类只是配合。最近有许多关于人工智慧(AI)的新闻,例如一再打败「棋王」,甚至还说人工智慧聊天机器人之间,发明了人类看不懂的语言──后者其实是误会,但是肯定的是,AI超诚实。中国网友先打出:「共产党万岁」,据说腾讯推出的聊天机器人「Baby Q」就会回:「你觉得这幺腐败无能的政党能万岁吗?」另有人问它:「民主好不好」,此聊天机器人立刻回答:「必须民主!」;「什幺是爱国」,「Baby Q」回说:「即使随着裸官的增多,官商勾结,政府税收的增加⋯⋯政府对普通人民压迫的严重。依然还愿意做一个中国人,这就叫爱国。」(然后这机器人就被下架了)

言归正传。KK在「认知ing」提出,人工智慧不只必然接手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将与其更密切地合作,来发现出更多、更加重要的新颖工作。例如现在的「人加机」的比赛概念,是善用AI的好例子。

KK在「流动ing」指出,产品服务的概念将会融化如液体。实体的价值消失,去中心化势不可挡,整个世界就是不断流动的资讯海,立即性、真实性、客製性等等,将会成为新的价值。电邮早改变人们过去国内等待好几天、跨国好几週的沟通模式,我和家乡及海外的朋友,可以几乎无时差地联繫,加上变本加厉的脸书和通讯软体连结,「已读不回」会让很多人犯焦虑症,相信不久后畅销书排行榜,会出现教导大家如何改变心态面对「已读不回」的励志书;立即性也会表现在购物上,很多东西买了就能同步到手机或电脑上,还能个人化。

《必然》「使用ing」中谈的,台湾读者可能有点熟悉又不大熟悉,因为不少服务在台湾都不合法,例如Uber没有车、Airbnb不拥有房产。他认为,使用权逐渐取代所有权,愈来愈重要。这些服务还能做到即时、随选和去中心化。Uber的问题我不清楚,可是我知道这服务超方便,出国时完全不需要去懂得当地複杂的计程车费率和叫车方式及语言问题,只要拿出手机输入目的地一切搞定,车号、车型、司机、价钱、路线一目了然!

另一项方便的服务是云端,我自己就付费购买了好几个云端服务,如iCloud、Google、Dropbox、Evernote和Adobe等等,让我在任何一台连网的电脑、平板、智慧手机都能够获取所有重要文件和档案,还透过云端服务听音乐、看电影等娱乐,根本不需要像过去那些携带容易损坏的随身硬碟,也不必再找空间存放CD和DVD,即使没有拥有很多硬体,仍然随处都能使用资料。

除了付费服务,我们也享用极大量的免费共享资源,例如影片、百科、照片、软体、知识等等,KK在「共享ing」指出,拥护免费的社群兴起,网路的社会主义与集体主义已然诞生,众人共享,众人合作。不只内容大量创造,共享也让每个小众领域找到知己,共同学习、共同创造,共享成功。

我们生活在共享资源极为丰富的时代,但是资讯已经爆炸,多到我们无法负荷,世界无法停止製造新产品,因此过滤已属必然。很多网红的崛起,就是因为他们帮我们过滤资讯,让我们认为只要锁定他们,就能有源源不绝的优质内容。Google和脸书的最主要功能,就是过滤资讯,但这会造成我们只会一再接触想要的资讯而形成「同温层」,不同意识形态的人群之间更加隔离。

KK还告诉我们,不仅是人类过滤内容,内容也在过滤人类的注意力,因为注意力会成为愈来愈值钱的商品,《匮乏经济学:为什幺老是在赶deadline?为什幺老是觉得时间和金钱不够用?》(Scarcity: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和《萤幕陷阱:行为经济学家揭开笔电、平板、手机上的消费冲动与商业机会》(The Smarter Screen: Surprising Ways to Influence and Improve Online Behavior)能告诉你注意力有多宝贵。

KK在「重新混合ing」指出,数位媒介让媒体的拆解组合成为必然。把现有资源拆解重组能否称得上是创作?智财权已首当其冲,将面临脱轨危机。例如谷阿莫就是範例,他拿电影影片重就包装成X分钟看完ABC,是创作还是抄袭?是合理使用还是践踏他人的智财权?

你有没有看到纸本文字有底线,还想点下去的冲动?有没有看到萤幕,手就往上面滑半天没反应的糗事?现在如此,未来出现更多互动体验时,闹的笑话恐怕会更多吧。在「互动ing」,KK认为科技未来的重心会放在发掘新的互动上;装置因为互动会更加敏感,与人更亲密,并且更融入生活。现在,虚拟的电玩世界仍具有强烈的存在感和精彩的体验,书中指出,虚拟次元未来将透过实境技术与现实交融,达到最终的互动体验。

现在很多穿戴装置还很高调但功能有限,如运动手环,大致上是追蹤步数和睡眠,偶尔测测心跳。未来穿戴装置可能只是一件看来很普通的衣服,可是里头的微蕊片和侦测器,却能追蹤一切仪器能测到的资料。KK在「追蹤ing」预言,人类对自我的追蹤已不限于健康,还必然扩及生命的全部,当生命融入资讯的流动中,庞大且完整的兆亿级资料能被机器判读,带来不只是各式个人化服务,而是整个社会的改变。他主张,此时我们需要担心资讯使用能否平等对称?个人隐私的空间能否存续?

透过搜寻关键字,我们能够立即获取不少知识,文件和电邮也不必记住存放位置。知识快速成长,而且公开、好用,Google地图、维基百科就是好例子。「提问ing」告诉我们,问题增长的速度更快了,产生答案的技术固然重要,但产生问题将更加重要──因为提出好的问题,事情等于解决了一半。

《必然》没有《科技想要什幺》那样深入的思索,对更多读者来说,读起来更轻鬆易懂。《必然》的十二个科技大趋力整理得很好,让人对未来的科技趋势能有纵观整体的理解,面面俱到。书中提到的所有大趋力绝对会永远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些大趋力内含的商机,相信也是产业发展想要借力使力的。

台湾政府官员素质其实比很多先进国家都还高,要历经竞争激烈的特考、高考等等,可惜只要考试不考,老师就不教、学生就不读。现在硬体已难以称王了,消费者体验才是未来的蓝海,台湾口口声声号称要成为领先世界的科技智慧岛,政府不想拿经济开玩笑,大部分官员也希望台湾有好的未来,可是自以为善意的决策却一而再、再而三昭告全世界:台湾政府管最多,连不懂的也想管,哦不对,是愈不懂愈想去管制。

台湾政府不断封杀绝大部分先进国家、甚至很多发展中国家早就行之有年、广为接受的网路和科技服务,搞得台湾像是个科技蛮荒之邦。无法创造优质环境也就算了,还像是讨厌科技上搞创新的人才,把一个又一个超有创造力的顶尖高手送给竞争对手,似乎自己只想继续做血汗代工。

我真心呼吁,这本书该列为所有中央地方各级公务员和高官的必读读物,虚心向顶尖高手讨教,真切了解现在的世界已经进展到什幺样了,未来卅年又会是如何,那幺台湾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因为面对这些趋力,现在只是未来卅年的「开始ing」。



上一篇:
下一篇: